Lilydays

【茨红】论奸情是怎样产生的(完)

太萌了😁

正直的小金金:

【茨红】论奸情是怎样产生的(完)

主茨红,盗墓小鬼视角围观谈恋爱,不走游戏剧情路线,注意避雷哟
第一篇和第二篇请戳主页,手机党传送门无力
战斗无能星人,让黑晴明突然之间狗带吧(微笑)
茨红炒鸡棒,顺便跪求各位太太多多产粮(´⌣`ʃƪ)


在黑暗中恢复意识之时,我的大脑里描绘出的睁开眼睛后的画面应该是茨木童子大人崇拜地望着他的救命恩人,也就是不才在下我,指天对地发誓不会让我们主仆二人再受半点委屈。从此我和主人就在枫叶林过上了锦衣玉食,月月有鬼怪上供的幸福生活。
在此之前,得先在枫叶林建一栋大房子,要求不高,就京里天皇那规格足矣…不对,枫叶林都烧没了,还要先种树。事情真多,我要是再不醒都忙不过来了。
于是劳碌命的我奋力睁开双眼迎来光明……
主人你在我床边守着我很开心没错,可是你跟茨木童子大人靠那么近干嘛?我内心翻涌起惊涛骇浪,下意识把眼睛闭了回去。被子里,主人的手伸进来不轻不重地在我手臂捏了一下,我继续直挺挺躺着,心道,装睡被发现了。
“墓墓怎么还不醒,都怪我非让她用妖术,明明她那么弱,还……”主人的声音没有了平日的活力,带点哭腔,气息却又酥软着,像是失去依靠惶然无措的小女孩,我真想立马掀被子给她一个肩膀。
“你侍女不会有事的,晴明说了只是妖力耗尽,死不了。”我听见主人的步摇跟茨木童子大人胸甲窸窣碰撞的声音。抱了吧,你们一定抱在一起了吧!
“你的伤还没好……”主人不忘关心茨木童子大人被反噬的伤口。
“不碍事,但是你别再乱来了,不要挡在我面前。我是说,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事。”我听出了一丝别扭的语气,哼,大男子主义,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躲在我主人背后瑟瑟发抖的!咦,瑟瑟发抖什么的,好像是我编的。
“黑晴明说你第一次见我就知道枫叶林有问题,难道你在接我去大江山之前就见过我?”主人问了我也很想问的问题。
“挚友醉酒之时提起你,我便去枫叶林查探情况,当时不知你是……这般可爱的女子,发现枫叶林中不详的瘴气只觉得痛快,希望你就那样发狂消失。”茨木童子大人声音越说越轻,但提到他的挚友,还是一如既往地标榜他的强大,“那时我觉得,酒吞童子值得更好的。”
“那现在呢,木头?你还这般想我吗?”主人的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郑重。
“你不够好,配不上挚友。”我气的差点跳起来,主人握紧了我的手,示意我稳住。
接着我听到茨木童子大人一字一句道,“我也不够强大,你配我,正好。”
身处在令人激动的告白现场,我却只能装一具尸体。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事了。
“我第一次见你时你坐在庭院里最高的那棵枫树上休息,你的侍女笨手笨脚地栽花,你看着她笑。那时我突然觉得,你不是那种为了贪图鬼王地位财富而去诱惑他的妖怪。可是这也许是表象,所以你身下那棵枫树有咒术的痕迹我也没打算提醒你。后来听说枫叶林鬼女发狂吃人,我才知道事情不对了。”
“所以你找了晴明?”
“我跟他提了枫叶林的魔障,但你变成那样我也有错,所以接你来大江山。”
“木头,虽然这不是你的本意,但是谢谢你……”主人那娇滴滴的调子听得我腿肚子发软,实在憋不住,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缝偷窥他俩到底什么进展……主人正扑倒在茨木童子大人怀里,端的是一派娇俏可人,这直接导致我对上了茨木童子大人那双锋芒毕露的金瞳。
我无声地咽了口口水,在茨木童子大人“你给我装死,要不就真死”的眼神威吓下又闭上了眼。主人此刻应该沉浸在拿下茨木童子大人的喜悦之中,无暇顾及我了。
茨木童子大人,您也不想想是谁救的您!在别人病床前谈恋爱还不准别人多看两眼。
也许是知道我醒了又嫌弃我碍眼,茨木童子大人把主人忽悠出了房间,用力甩上了门。
我憋了半天,才在傍晚时分“悠悠转醒”,飘出了房间。
“你醒啦?”一个提溜着一把伞的小姑娘看到我,露出开心的笑容,“我叫神乐,听说是你带着红叶姑娘和茨木童子从黑晴明手下逃出来的,你可真了不起。”所以因为那人脸黑,你们都默认他叫做黑晴明了?!
我摆摆手说不敢当,询问她主人去了哪里。
“之前晴明拜托酒吞童子去调查黑晴明的势力,现在鬼王差不多要回来了。”神乐同情地看着我,“你家主人在你昏迷的这两天似乎跟茨木童子扯上了一些说不清楚的关系,酒吞童子跟茨木童子又是挚友……我不知道他们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酒吞童子不是去别的山头收妖了么?!为什么变成调查黑晴明了?”我被成功地转移了话题。
“顺路嘛,晴明说这叫物尽其用。”安倍晴明大人真可怕,鬼王的主意都敢打。
我想带主人回枫叶林蜗居了,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人呀,黑晴明焉儿坏的,脸白的那个也是个狡猾的!
“那个扎冲天辫也很好看的酒鬼回来了哟。”一个纸人从院子尽头飘了过来,口吐人言。
“这是晴明的式神。”纸人一边点头一边坐在神乐肩膀上发出咯咯的笑声。
“对了,你主人在后边院子教八百比丘尼酿酒。”神乐姑娘把歪掉的楼扶正了。
我跟她道谢,飘过去寻找主人。
后院的场面有些尴尬,主人左手边是八百比丘尼小姐姐,右手边是新男友茨木童子大人,她的正前方是曾经的yy对象安倍晴明。四方的小桌坐满了,迟到的我和大江山的鬼王从相反的两个方向赶来,傻站在大树下。
“墓墓!”
“挚友!”
两声深情的呼唤伴随之下,我莫名其妙被主人当做了挡箭牌塞在了她和酒吞童子之间。没错,在晴明大人机智地用符纸多变出一张桌子和原来的拼到一块儿之后,茨木童子大人头脑发热地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酒吞童子大人,发现自己犯错之后又去挤掉八百比丘尼小姐姐的位置坐到了主人左手边。冰雪聪明的主人早料到茨木童子大人见了挚友就丢魂的毛病,在他呼唤酒吞童子大人的那一刻就手脚利索地用我做了墙壁。于是现在两人座被四个人占据着,每个人都在思考怎么让另外两个人把位置让出来。
“那个,大江山的两位大人就别和女孩子抢座位了吧?”八百小姐姐仗义执言,六个人正好的位置,两个大块头的妖怪非要跟红叶挤在一块儿!
酒吞童子大人识趣地挪到侧边,眼睛却一直黏在主人身上。
我等着茨木童子大人让位,他却一动不动,还危险地扯了扯嘴角。
哎哟喂,我真的好怕怕!我用眼神向主人求救。
“你别欺负墓墓,她跟我妹妹一样的。”主人开口,茨木童子大人才不情不愿地挪了尊臀。
酒吞童子大人狐疑地看了茨木童子大人一眼,继续欣赏主人的美貌。
“咳,这个…原本我们在讨论酿酒的问题,但酒吞童子你回来了,茨木童子也难得光临寒舍一趟,那么黑晴明的事就先提上议程来。”
“源博雅先生不在吗?”酒吞童子大人看起来跟晴明一伙人相当熟悉。
“天皇召见,但应当没什么要紧事。我们这边的谈话我会通知给他的。至于神乐,我不希望她参与这些危险的事。”晴明大人打开折扇摇了起来,一副大家长的做派。
接着他们开始热烈地讨论起鞍马山,朱雀玄武,阴界裂缝之类的词语,主人怎么也算是黑晴明的受害者,偶尔还能插一两句嘴,我就不行了,提到黑晴明就想到他的结界术,听得昏昏欲睡。
“既然如此,那么其他势力就拜托你们了,酒吞童子,茨木童子。”谈话终于到了结尾,我听到晴明拍板,“大战就定在一个月后,黑晴明我来解决。”
主人一直偷偷在桌底下抓着茨木童子大人空荡荡的衣袖,仿佛这样便能安心一般。
主人对茨木童子大人如此黏糊,酒吞童子大人再不发现问题就愧对我偷偷为他起的红叶痴汉的名号了。
“红叶,真的不是这个家伙骚扰你吗?”发现情况的酒吞童子大人挽袖子想动手。晴明和八百小姐姐露出看好戏的模样,摆起了瓜果盘。
“从今天起,红叶是我的女人了,挚友,她配不上你。”
“住口混蛋!居然侮辱红叶!红叶,这家伙哪里好,你快放开他。”
“挚友,我……”在茨木童子大人没讲出更可怕的茨木式表白之前,主人开口:“酒吞童子,茨木童子现在是我的人了。他没有侮辱我,也没有骚扰我。”
我听到酒吞童子大人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他哪里好了,根本就是个筋肉白痴,还是个残废。”酒吞童子难得的委屈脸,对面的晴明和八百小姐姐憋笑憋得很辛苦。这次我听到茨木童子大人的玻璃心碎了。
“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我不喜欢,抿着嘴装深沉的时候好看,笑起来也好看,就连受伤了捂着胸口在我身后发抖也美丽不可方物!”不,最后一个绝对是我脑海中的臆想,主人和我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两只大妖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酒吞童子大人眼里是惊骇,茨木童子大人眼里十分复杂,就理解成感动好了。
晴明和八百小姐姐窃窃私语,暧昧的目光在主人和茨木童子大人身上来回扫射。
“无耻,为了捕获红叶的芳心居然装柔弱!”酒吞童子大人怒吼。
“不,挚友,我是被阵法所伤……”
“你别解释了,早知道这样,早知道这样就能让红叶爱上我的话……不,茨木童子,我要和你单挑!”
“挚友,你冷静一点!”
“有了美人在怀,连单挑都不屑了啊茨木童子。”
“怎么会呢,挚友你依旧是我心中最强大最重要,啊不,最……我跟你打就是了。”
于是在我的善意提醒下,晴明好好地用结界加固了房屋。我与一脸“我的男人为我打架了好幸福”的主人坐在结界里观战。院子里飞沙走石,妖气强得都要具现化了。晴明一边摸下巴一边喃喃道:“幸好博雅不在,不然也会想掺一脚的。”
“比起你如何?”八百小姐姐微笑着问了一句。
“自然是各有所长,无从比较。”晴明又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主人专心地看两只妖怪打架,听到这番对话的我则觉得这个爱笑的男人深不可测,幸好主人及时转移了目标。
二妖斗得不相上下,最后都倒在了庭院里。主人连忙过去送温暖,茨木童子大人被她半扶半搂起来还感慨,挚友不愧是挚友。
无人认领的酒吞童子大人不想太凄凉,冲我招招手:“老墓,来来来。”
所以说我讨厌大江山这个习惯!主人你要是嫁了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我真的只有十八岁!
扶酒吞童子大人我再熟悉不过,以前他醉倒在枫叶林的时候我还背过他。茨木童子大人,你的鬼王可从来没嫌弃过我打扰他的二人世界。
独身一人出门的茨木童子大人拖家带口地回了大江山,酒吞童子大人则表示要在晴明那里住一段时日以慰藉自己还没开始便终结了的爱情。鬼王归来的消息传开,虽然他妖不在大江山,但各个山头的鬼怪少了很多幺蛾子。

晴明传来消息,黑晴明接下了战帖,要大家做好准备。
我刻苦积蓄妖力,以防到时候需要开大救人。主人以不打扰我修炼为由,搬去隔壁茨木童子大人家过了一段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一个月后,阴界之门打开,万古鬼哭,夜晚自不用说,白天平安京也根本没人敢在街上走路,家家户户都有天皇派来的阴阳师设下结界保护,多亏了源博雅大人从中擀旋。
晴明赴约一战,茨木童子大人和酒吞童子大人同当初说好的一样外出清剿黑晴明的妖怪势力。主人与我则在上黑夜山破除黑晴明结界设立点之时对上了鞍马山的大天狗大人。
这位大人也是个追求力量的类型,不同的是,他满脑袋天下大义,和主人这种被谈恋爱耽误了的鬼是两个频道的。一言不合,就只能开打。很不幸,我在第一回合就被大天狗的翅膀扇飞了。我又飘回来,然后继续被扇飞。如此往复了四五次,我发现自己根本靠近不了战场。
主人似乎被激起了斗志,她这次非常坚挺,枫叶形成的护盾将她牢牢护住,奈何每次她还没拉住我我就被掀跑了。于是我终于放弃挣扎飘在高空,免得连累主人分神保护我。但大天狗实力强大,主人妖力不如他,持久战非常不利,渐渐的护盾也开始溃散。
我在半空蓄力,要是主人撑不住,就冲下去把她带走。
枫叶一片片被风暴碾碎,主人艰难地仰头冲我摇了摇,示意我别管她。我没打算听她的,关键时刻无主仆,主人想努力一把赢一回,我却只想主人活下去,哪怕辜负晴明,哪怕辜负她自己。
“认输吧,女人,与汝一战虽然不至于酣畅淋漓,汝的精神却值得嘉奖。”大天狗稍稍减弱了攻势,他一开始便没有尽全力。
“我的女人,不需要别人夸奖。”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我悬着的心稳稳地放了下来,地狱之爪破开了逼近主人的风暴,震得大天狗后退了好几步。
看在茨木童子大人英雄救美的份上,勉为其难称呼他一声姑爷也不是不可以。
“汝这等大妖,欺负一个弱小女子,还妄图谈什么大义。”茨木童子大人在枫叶纷飞的背景下显现身形,衣衫联袂飞舞,沾着斑斑血色,配上那一头飘扬的白发,嗜血的金瞳,活脱脱一个杀神。主人明显转换到了柔弱模式,欣喜地双手拉住茨木童子大人的衣袖晃啊晃。
大天狗被强行喂了一口狗粮,反击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这种我弱我有理的套路他大概没想过会从出了名喜欢打架斗殴追逐力量的茨木童子大人嘴里听到。
“你到旁边陪老墓,这里交给我。”我暂且放过你这一回,茨木童子大人。
主人坐在枫叶上专心致志地观战,我从她的表情里依稀找回了她曾经苦练咒术的模样。也许现在主人在大妖们眼里不堪一击,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当主人站在妖界巅峰的时候,她就可以带着我四处作威作福,拳打大江山酒吞,脚踢鞍马山天狗,最后称霸全世界!
战斗在我的幻想中结束,茨木童子大人和大天狗都没讨到好,打着打着惺惺相惜起来。
“百闻不如一见,大江山茨木童子果然值得一战。吾收回对红叶姑娘屈辱的赞赏,强者的女人必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鞍马山大天狗的风系力量也让吾看到了新的敌手和自己的不足,待你我状态回归,择日再战个痛快。”茨木童子大人快意地笑了。
……请问我可以拆结界了吗?我弱弱地举手。
“结界不重要,吾只是来拖住大天狗的。”在人家面前说出目的真的好吗茨木大人?
“黑晴明大人,约摸败了。”大天狗并不介意,“吾也只是寻求着可能性,并未真正期盼在这个时候寻得大义,但求问心无愧。”
“离开吧,晴明胜了。”酒吞童子大人乘风而来,恋恋不舍地盯着主人看了一会儿。
“挚友这样太可怜,我们给他送些女妖吧。”茨木童子大人在酒吞童子大人离去后对主人说道。主人举双手赞同,提了一个要求,女妖不能比她好看。
“放心,我不认识比你好看的女妖。”茨木式告白这次听得顺耳了,主人害羞又开心,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他们要是真能长久在一起也是不错的。漫长的岁月里,一个个男人从主人的生命里走过,却没有人能给她安全感,也没有人愿意为她停止追逐名利的脚步。主人快乐过,幸福过,也被利用过,被抛弃过,我衷心希望这次能不一样一些。
==============
离开晴明家之前,酒吞童子拉着茨木童子进行了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
一见钟情?
日久生情。
多久?
七日畅饮,灯下看尽风花雪月,发现最美不过她一颦一笑,婉拒都是谓不解风情。
江山和美人,你都要?
愿为她打下一片江山。但如若挚友希望我带着她离开……
想得美,你要带着她留下来,近水楼台,说不定哪天她就知道我的好了。
不可能,我会把她保护好,不让你多看一眼。挚友你看着我就足够了。
你还是滚吧,茨木童子!

(完结了哟)

评论

热度(152)

  1. Lilydays正直的小金金 转载了此文字
    太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