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days

【茨红】论奸情是怎样产生的(一)

正直的小金金:

【茨红】论奸情是怎样产生的(一)

茨红邪教大法好
盗墓小鬼视角,私设有,并不走游戏剧情路线,不喜勿进哟
自从写了茨红,连红叶都抽不到了呢
(╯°Д°)╯︵┻━┻

我跟了主人很多很多年,多到她发狂胡乱啃食妖怪人类的时候都没舍得对我下口。每每她按捺不住自己嗜血的恶性,就会让我有多远滚多远,别被她吃了。我觉得主人对那个叫晴明的阴阳师都不见得有如此上心,我才应该是她的真爱。
为了主人好,也为了我自己的小命着想,我鼓起勇气跟神智清醒时候的主人谈了谈未来和理想。主人表示,妖怪不吃东西,也是会饿的,何况吃人的提议是晴明大人提出来的。
晴明大人?呸,他都把你害成什么样了。我敢怒不敢言,虽然我是真爱,但是那个教唆犯有些手段,我是应付不来的。
“主人,吃没什么问题,但控制不住要吃,吃不到就发狂那可是病了呀。”我相当痛心疾首,当初枫叶林鸟语花香的,也是有那么一些小怪投奔的,现在大家都怕被吃掉纷纷离开,只有灯笼鬼和扫帚精这样因数量太多没地方去的小妖中的小妖留在这里打下手。太凄凉了,我的主人怎么说也曾是芳名远播的美人儿,就没有贪图美色的妖怪自动献身么?!
“我会戒食人肉的。你帮我找晴明,找他来看我吧。”主人似乎下了决心,“我知道他在平安京。”
主人下令,我没办法违抗,沿路问了好多妖怪,他们都闭口不谈阴阳师的住处。后来我遇到一只大妖,他见我处处碰钉子挺可怜,在我自报家门时又听闻我是枫叶林鬼女的手下,立马好心地给指了个路。
“阁下的白发和断臂与大江山茨木童子大人颇为相似呢。”我只是随口一说,虽然大妖听上去应该高冷万分,但我印象中的大妖是非常随性的。比如那个见不到主人就在枫叶林喝得烂醉的酒吞童子,这非常不像一个鬼王的做派。
“呵呵,我就是茨木童子。”大妖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情心情不错,“顺路,我也是为你家主人的事有求于阴阳师。”我听到他满不在乎的笑声,没来由头皮发麻。我可没傻到以为他是要拯救我的主人才去见阴阳师的。
“你怎么不走了?就在前面。”大妖语气平易近人,可我怎么都不觉得他像是上门求人的。听闻大江山的茨木酒吞乃至交好友,酒吞童子为我主人的美貌所俘,茨木童子心生不满已久,莫非他是和阴阳师串通好了要害我的主人?
我开始思考从大妖眼皮子底下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大。很可惜,几乎没有。
亦步亦趋地跟着走了一段路,眼看到了一个妖力弥漫的屋子前。我终于崩溃,没等见到阴阳师就夺路而逃了。作为一只鬼,我自觉飘得无比之快了,奈何耳边还是刮过一阵风,白发大妖召唤出了他引以为豪的地狱鬼手,生生逼停了我的脚步,一副虚伪的关怀语气:“我已经跟阴阳师说了你家主人的事情,他改日会来拜访。”
谢谢您啊大人,还帮我完成了任务。
(▼皿▼#)
“我想见见你家主人。”大妖这么说着,扬扬下巴,示意我带路。
“我是不会屈服的,你捏死我吧!”主人肯定打不过他,不能让他去祸祸我家主人。
茨木童子大人用一种“你是傻逼吗”的眼神瞧我:“枫叶林就在那里,我请你带路是要拜访,如果你希望我硬闯……”
“您请,您请……”我尴尬地飘在前头。
“晴明大人……”主人一袭红衣,如瀑的墨发上坠着华美的金色发簪,阳光映衬下简直是美不胜收。那一刻,我感觉到身边的大妖都屏住了呼吸。
哼,你的鬼王都栽在了我家主人的美貌之下。我为主人感到骄傲。
主人在枫叶林入口等得望眼欲穿,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看空气一般略过了茨木大人,寻不见阴阳师的人影,颇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我:“他,他不愿来么?”
“茨木童子大人说安倍晴明大人改日便来拜访。”我试图提醒主人还有一位重量级来客在她眼前。
茨木童子大人眼神不似一开始那般不善,放缓了语气开口:“女妖,京里近日对妖怪魔物进行打压,风口浪尖之上,阴阳师拜托我看顾你一段时日。”
“他果然是在乎我的,我就知道。”主人露出娇俏的笑来,“茨木童子大人光临寒舍,妾身自然要好生招待的。”
我感觉茨木童子大人身上妖气带来的威压陡然加重,心想得尽快赶走这个煞神。
“我来接你离开这枫叶林。”茨木童子大人斩钉截铁道。
主人和我都用“你有病”的目光扫射他,于是他单手捏了个妖气满满的球威胁道:“收拾一下吧。”
“我不走,我在这里等晴明。”主人像个小孩子一样把手背在了身后,“我们约好了的,等我变美了,他会来看我。”
“美貌是无用之物。”茨木童子大人身上的威压越来越浓重,我几乎保持不住原形。主人也感觉到呼吸困难,但还是坚持怒视他,英勇不屈的模样。
我随时准备扑过去阻止茨木童子大人手里那个见鬼的黑焰砸在我主人的脑袋上,但他在跟主人对视七秒之后却收起了黑焰,转而召唤出了鬼手……一声轰鸣,我和主人建的小屋就塌了。
我道行浅,吓傻了。
主人现在是暴脾气,冲上去就跟茨木大人打了起来。
“你给我躲远一点!”她还冲我吼了一句。
我内牛满面,主人,你爱的一定不是晴明。
眼前黑紫色的妖气和主人驱使的红色枫叶激烈碰撞,妖风像是四面八方袭来一般将枫叶全部撕裂。主人被甩出去老远,一团枫叶迅速凝聚起来将她稳稳接住。
输妖不输阵,主人整理了一下衣裳就气势汹汹地要求茨木童子大人做出合理的解释和赔偿。
我为主人捏了一把汗,茨木童子大人可不是酒吞童子大人,见到她就服软说不来话。
“你来大江山,我赔给你。”大妖似乎还有些风度。
“你……你就是为这事才在我这里搞破坏?”主人气急败坏。
“你不来,我就捏死她。”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在鬼手的攻击范围里了。
“碍事的东西,早就叫你躲远一点!”主人的怒斥声让我恨不得当场自绝,但我还是听到她不情愿地回答,“我答应你,放了我那不成器的侍女。”
茨木童子大人可恶地笑了。
主人从我们小屋的废墟中拯救出了她宝贝的衣服和首饰,一股脑儿全让茨木童子大人拿着,大有你敢扔我就死给你看的悲壮情怀。
“你这女妖,又弱,还虚荣,挚友喜欢你什么?”
“我美啊,傻木头。”主人在这一点上自信非凡,“谁能不爱这幅皮囊呢?只有晴明在乎的是我的内心!”
我偷看茨木童子大人的表情,他居然也没有特别鄙夷这番说辞,只是啧了一声。
大江山给的配备非常好,我也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单独的小屋。不过我们居住的院子紧挨着茨木童子大人的,与酒吞童子大人的大院子是面对面。
“傻木头,住的这么近你不怕你们鬼王无心政事?”主人其实不喜欢这样的安排,虽然酒吞童子大人一碰上主人就纯情无比,但万一他兽性大发了,谁拦得住?雄性说到底都是有侵略性的。
“挚友外出管教几个去别的山头闯了祸的妖怪,否则我怎会放你这妖女来大江山?”茨木童子大人把主人的衣饰放在案上,“这院子可以按你喜欢的布置。”
“那我要住多久?晴明来看我了怎么办?”
“晴明会与我联系的,你尽管放心。”茨木童子大人匆匆离去,留我和主人目目相觑。
“你信他?”主人指指茨木童子大人的背影。
我摇头,又点头:“可我们没地方住了呀。”
曾经没有落脚处的时候我和主人在树上路边桥下都待过,滋味不是一般的酸爽。后来发现了枫叶林,我和主人磨磨蹭蹭花了一个月才手工建了个小屋,终于能安心睡觉。我们绝口不提那段落魄时光,但无疑都不想变回到那时的处境。
“问他要点钱,去集市买些枫树的树苗。”我想主人应当是认命了。
酒吞童子大人不在,茨木童子大人当家。他每天要听着妖怪们汇报山头各处的情报,管束野性难驯的新手妖怪,忙得跟陀螺似的。也因此,我提出的开销他不太过问,后来干脆让我直接找钱鼠报销。主人乐开了花,去集市不光买了树苗,还买了口脂和各种首饰。为表感激,她还给茨木童子大人买了一副新的肩甲——用的是茨木童子大人的钱。
我跟在主人身后捧着那副肩甲去敲茨木童子大人的门。门没关,也没有看守,我和主人在庭院撞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妖正俯在茨木童子大人脚边瑟瑟发抖,大人喝了一口酒,不耐烦地掀起一阵妖风把女妖吹走了。
我和主人对视一眼,果断地转身准备离开。我这身子骨被这么一掀可就没了,至于主人,她应当是心疼自己新买的衣服。
“既然来了,就坐坐吧。”我们还是被发现了。
我狗腿地献上肩甲:“这是主人特意为您挑选的。”主人毫不客气地在他身边坐下,我为他俩添了一杯酒。
他们喝了一整壶都没说话,我却并不觉得尴尬,庭院里的空气非常融洽。
在第二壶酒下去一半的时候,主人开口:“虽然你少一只手,可你的眼睛真漂亮……就像月亮一样。”我觉得主人喝醉了就开始口出狂言的毛病非常吓人。
“嗯,谢谢。”茨木童子大人似乎并没有很感动。不过片刻,他掩饰性地咳了一声,又道,“还谢谢你为我买肩甲。”
反正用你的钱。我笑着继续为他们添酒。
“你也不容易。”主人意有所指。
“那个女妖莫名其妙的,不是我邀请来的。”
“没办法,大当家不在,你可不就是香饽饽了吗。”主人欣赏起酒杯里自己的美貌来,“傻木头你说,她美还是我美?”
“自然是你美。”出乎我的意料,茨木童子大人无比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主人似乎也没想到他如此坚定的回答,害羞了一般说要回去睡觉。
“那不送了。”茨木童子大人没有挽留,唉,白期待了一下。
主人在我的搀扶下回了房间,换了衣服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主人兴冲冲地要求我去把枫叶林里埋的枫叶酿和米酒挖出来,说要和茨木童子大人做酒友。
“主人,之前您还说那大妖怪不能信任,那干嘛要讨好他呢?”我不太懂主人的想法。
“那傻木头虽然人如其名地老实,但还挺有眼光,我要对他改观了。”我大胆推测是昨日茨木童子大人夸赞主人的美貌取悦了主人。
喝酒比吃人好,醉鬼总比发狂的妖怪可爱一些。我回到了枫叶林,等着我的却是一片焦土,那个主人心心念念的阴阳师带着一个背弓箭的男人正在念咒设置结界。
“妖气。”背弓箭的华服男人看来也是强大的阴阳师,我立刻被三支箭瞄准了。
“博雅,停手,她没有恶意。”我冷汗不停,躲在近处的枫树后不肯现身,听到阴阳师说,“你出来罢,这里的情况我来跟你解释一下,请你转告你的主人一声。”
看他们没打算让我灰飞烟灭,我小心地飘了过去,却撞到了结界。
“这里被污染了,暂时不能让你这样的小妖进入,否则你们会发狂。”阴阳师,晴明这样说着,打开了他的折扇一挥,我身上多了一张符,“现在可以了。”
我长吁一口气,质问他为什么要害我的主人变成吃人的鬼女。
“不是我,但也是我。”现在的人似乎挺喜欢打哑谜,“这里有一棵树被下了咒,你主人平日应当喜爱坐在那树上,沾染了咒术才会性情大变。我与博雅本想试试去除这咒术的效果,奈何时日太长,这片林子都不能留了。我已经做了处理,过几个月这里就会恢复如初,只是要劳烦你家主人重新栽上枫树了。”阴阳师语气很温柔,让人不自觉地信任他。
“那,林子里的东西还能吃吗?我家主人要我带回她自己做的枫叶酿和米酒……”
“你拿来我帮你看看吧。”两位阴阳师听到酒似乎都很感兴趣。
酒坛子是陶瓷做的,晴明一看就表示这玩意儿驱邪,我们的酒没有被污染。作为拔除灾厄的报酬,他要求带两坛子枫叶酿回去。我想主人必定也是乐意的,便做主将酒送给了阴阳师。
“侍女小姐,请帮我给你家主人带话,就说晴明感激她的惦念,但人鬼殊途,还是一别两宽罢。”晴明微笑着递给我一块玉珏,“此物赠与你家主人,望她寻得良人。”
我觉得主人拿到玉珏之后会更加忘不掉阴阳师。但想到主人会变回原来那个快乐的温柔坚强的红叶大人,我就由衷地感到开心。
“那个,晴明大人,请问是茨木童子大人邀请您来这儿查探情况的吗?”
“大江山的茨木童子?最近没见过呢,跟酒吞童子倒是有些联系。”
“可是,茨木童子大人说京里打压魔物就把主人接到大江山去了……”我一脸茫然。
“这话也没错。”晴明大人拿扇子遮住了半张脸,笑得真像一只狐狸。
我拿着玉珏和酒回了大江山,以为主人会为我遇到晴明大人而后悔没跟我一块儿出来,结果她听了我转达的那些话,若有所思地说:“是枫树的问题啊……”等等,主人你不关心晴明大人了吗?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明显,主人淡定地解释:“这几天我好像看开了一些,天生丽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我,为什么不去过潇洒一些的妖生反而要吊死在一个男人身上呢?现在想想他不过是在我遇到困难时帮了我一把,感激一下就够了。本来我还为自己的变心觉得愧疚,你解释得正是时候。那是谁下的咒术?”
“……对不起主人,我忘记问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件事?
“算了,回去之后给枫叶林加固一下结界,人类免进。”主人说着就抱着酒坛子去找茨木童子大人了。
我在原地想着要不要跟上去服侍,但是主人没提,我不敢去凑热闹,因为她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但是我好像还忘了什么什么事?既然忘了那管他呢,一定不重要。
主人喝到半夜才回来,我坐在门口还听到她在隔壁院子里唱歌。
“傻木头,明天我给你带饭呀!”临走时主人扒着茨木童子大人的院门不放,冲里面大喊。
“我是大妖,不吃饭。”茨木童子大人的表情背着光分辨不清是喜是怒,高大的身影逼近让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他把主人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叹了口气,单手把她抱了起来。主人毫不客气地挽住茨木童子大人的脖子,稳稳地坐在他的手臂上,动作一气呵成。
我不在的这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一边为茨木童子大人开好门,看他把主人放到榻榻米上一边想着。
“你走了,晴明?”主人突然开口,却唤了那人的名字。我心里咯噔一下,茨木童子大人也是一怔。
“走了。”茨木童子大人回答了,只是不知是在打招呼还是在回答主人。
我心里难受,虽说枫叶林的咒术要为主人的疯狂负主要责任,但主人第一次这般喜欢一个人,不能说忘记就忘记吧。
我决定跟紧主人,免得她心血来潮干些什么容易被茨木童子大人捏死的事。
翌日,主人起了个大清早给枫树苗用妖力催熟,接着打扫房间,把我的活都干了个七七八八。临近午时,她居然真的要去给茨木童子大人做饭。
“主人,我们做客的,这么热情不好吧?”我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因为主人似乎连洗菜这样打下手的活都不打算让我做。
“他帮了我的忙,亲手做顿饭感谢一下也正常吧?”主人好久不做饭了,洗菜也慢吞吞的。
“茨木童子大人不吃怎么办?”我想起昨夜茨木童子大人似乎拒绝了主人的提议。
“大妖也是要吃东西的,他又不是吸收天地灵气才长这么大的。”主人拿着菜刀跃跃欲试。
我瞥了一眼被主人夺了掌勺地位的天邪鬼青,她似乎很期待主人的手艺。
谁都不能想象出我的主人是如何的多才多艺,除了不能一个人怀上孩子,没什么是她不会的。
虽然不太熟练了,但主人还是做出了色香味俱全的烤青花鱼和各种小菜。
“大白天的,不给他配酒了。”主人满意地嗅了嗅空气里弥漫的香味。
我自豪地看着天邪鬼青,发现她一脸仰慕地做着厨房笔记。
“墓墓,你去帮我把这些送给傻木头。”主人把托盘塞给我。
“好的。”终于有活给我了!我正准备走,主人又拦住我:“你记得问问他喜不喜欢……”
这是当然,主人隔了那么久第一次下厨!我点头,去茨木童子大人办公的厅室求见。
“大人正在忙,心情似乎不太好。”守门的天邪鬼好心提示。
我端着托盘进了内室,茨木童子大人的低气压让我有些害怕,不过他见到我……手上的饭菜,心情似乎又缓和了一点点。
茨木童子大人没有拒绝饭菜,可也没有打算吃的意思,我暗示道:“大人,主人一大早就起来……”
“嗯,我马上吃。”茨木童子大人很给面子地夹了一口小菜,点点头,又吃一口鱼,给了个矜持的领导般和善的笑容。
见鬼,不能给个准话儿么?我腹诽。
“你家主人做饭很有一手。”在我忍不住要开口问的一刹那终于等到了想听的,于是我喜形于色地请茨木童子大人慢慢享用,跑去给主人报信。
“他没说别的?”主人满怀期待地问,“有没有眼睛一亮觉得我特别适合做一个贤妻良母?”
“没有……”我感觉摸到了一点苗头,“主人,您是不是在撩茨木童子大人?”
“啊呀,墓墓,我以为你要再过半个月我睡到他房里了你才明白过来。”
“可是……”可是你才刚失恋啊主人!
“你不觉得,那傻木头抿着嘴不说话的样子特别可爱吗?”不,我觉得很吓人。
“我们天天在一起喝酒,他很能欣赏我的内在美。”您是指茨木童子大人听您唱歌看您跳舞么?我也愿意啊!
“他还抱我了。”那是您扒着他家的门不放啊!
“我喊他晴明他都不生我的气。”昨晚您居然是故意的!
“今天吃了我的菜,那就是我的人了。”您对我说是没用的。
我觉得我的主人开始陷入另一种恋爱脑的状态。

评论

热度(196)